中国互联网半年时间倒退3年!悲哀!

7月 19, 2010 生活趣事

中国互联网的悲哀

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了截至到2010年6月底中国互联网发展基本情况的报告(http://www.cnnic.net.cn/uploadfiles/pdf/2010/7/15/100708.pdf)。在这每半年调查统计一次的例行报告中,照例有些鼓舞人心的好消息。例如,“截至2010年6月,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.2亿,突破了4亿关口,较2009年底增加3600万人;互联网普及率攀升至31.8%,较2009年底提高2.9个百分点。”又例如,“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2.77亿,半年新增手机网民4334万,增幅为18.6%。其中只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占整体网民比例提升至11.7%。” 网民数量的持续增长是网络业持续发展的基础,明年中国网民数量将轻松跨过5亿大关,预示着网络业美好的前景。

但是,在每半年必报一次的常规统计指标中,有几个我在过去25份系列报告中从未发现过的反常数字,相当刺目,与整体趋势反道而行:我国域名总数从去年年底的1680万下降为1121万,降幅高达33.4%,也就是说中国网络业持有的域名在半年中三分之一消失了,回到了2007年底的水平,倒退了两年半。其中.CN域名从去年年底的1346万下降为725万,降幅高达46.2%,也就是说中国网络业持有的.CN域名在半年中将近一半消失了,回到了2007年中的水平,倒退了三年整。.CN在域名总数中的占比从80%降至64.7%。中国网站数量从去年年底的323万个下降到279万个,半年内网站消失了44万个,降幅达到13.7%。如果用个形象化的比喻,域名相当于网络世界的商业化土地,网站相当于在土地上开发的房地产项目。虚拟世界中土地的大幅减少,房地产项目破产连连。如果和过去几年域名和网站数量年增长率百分之几十的情况比,目前网络业的境况比上述数据显示的还要糟糕。这怎么也难以与网民数量持续增加的情况联系起来。需求越来越大,供给却越来越少,市场经济环境下不该如此啊。

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,CNNIC非常牵强地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域名和网站大幅减少。它说域名减少是有些域名有效期终止,却没有说明域名到期现象年年都有,为什么今年会有如此多的域名到期。它还说网站减少是世界性现象,而提供的数据完全驴唇不对马嘴。其实产业倒退的真实原因只要是关心网络业的人都知道,那就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轰轰烈烈展开的网络整治运动。

在吸取文革教训,发誓决不再搞任何运动,不折腾的中国,掀起一个网络整治运动当然要有它非同小可的理由。深层次的理由难以一言半语地说明白,但表面上的理由却是清楚的:扫黄打非。于是,一个网站只要被发现哪怕是一条信息一张图片涉黄,这个网站,有时是这个网站所在的服务器,有时是这个服务器所在的机架,有时甚至是这个机架所在的运营机房都有可能被停运,被查封,涉及的域名和网站被取消。年初进入运动高潮时,中国公民个人注册本土化域名(以.CN结尾的域名)的合法权利都被取消了。后来虽然有所松动,但个人注册程序之繁琐,也大大降低了从业者的兴趣,转而去注册国际通用的域名了。结果,在今年上半年,本土化域名少了600万个,国际通用域名反而增加了50万个,大量网站也转移到了国外的服务器上。

运动的正面效果有多大很难说清楚,但运动的负面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。第一,互联网本土化的趋势受到了严重打击。本土化域名在网络世界中的数量严重下降(参见附表1),最好的省份降了近20%(福建,湖南),最差的省份降了88%(陕西),几乎被灭门。这也间接增加的今后网络监管的难度,可谓事与愿违。第二,互联网业发展的前景受到了严重威胁。到目前为止,网络业主流服务中规模化的公司(年收入过亿)不过20几家,与270万个网站相比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;能够健康生存的公司(年收入在千万到亿之间)不过200多家,是万分之一的概率。这就像一座产业金字塔,基座越大,宝塔尖才会越高越大。基座受损,整座金字塔也会倒塌。现在大规模的整治运动高潮虽然已经过去,但损失已经造成,业内气氛仍然十分压抑。很多潜在的损失会在未来逐渐显现。第三,产业风气大坏,急功近利者众,认真创新者寡。越来越繁琐严厉的监管,越来越说不清楚的游戏规则,越来越高企的运营成本,越来越看不清楚的产业前景,都使得业内公司不愿做长期的,创新的投入,使得中国网络业与世界领先水平越拉越远。

监管是必要的,但监管的前提必须是促进网络业的发展。如果颠倒过来,为监管而监管,甚至以监管谋利益,不惜以产业萎缩和倒退为代价,事情就变得很荒谬了。一个不成长,不发展,甚至可能走向萎缩和倒退的产业有什么监管的必要呢?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中国在经济特区是否应该存在发展产生了一个长达数年之久的博弈。反对者说,因为特区存在种种开放带来的问题,所以必须严格监管,甚至不惜取消特区。支持者说,特区有问题是必然的,开放会有各种弊病出现,但是,问题和弊病必须也只能在特区的发展中加以解决,倒退是没有出路的,一定要杀出一条血路来。幸亏特区支持者中有一位一言九鼎的邓小平,所以今天特区的改革开放方向成为全中国的发展方向,特区的问题和弊病未必完全消除,但在可控范围之内。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网络业,监管必须有利于产业的发展,在发展中解决和控制问题与弊病。简单一句话,发展才是硬道理,监管必须服从发展,阻碍发展的监管必须改变。

1910061Y3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